成人av_天上人间av网_不得不看的极品av作品_更新影音先锋av资源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025021.net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皮肉交易

时间:2018-04-22 跟美琪回到化妆间,她就拉我去更衣室,边走边示意我把自己阴道里的钱抽出来,我就照做了;那捲上粘粘的,沾满了自己的淫水,我偷偷看了一眼美琪,发现她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在钱卷外套了一个避孕套,这会儿正从套里抽出钱来。她对我笑笑说︰「以前没见识过吧!这就是上流社会了。」随后她让我把钱先放回更衣箱,然后去淋浴。
我是得洗洗了,淫水流出来已经沾在大腿两侧,走起来很不舒服;记得以前也有几回控制不住地莫名其妙就洩了,可是有内裤衬着,不像现在那么难受。我嘀咕着︰「是谁想出这些花样来的,简直难受死了!」
「不比你从前单干强吗?这里的客人都追求高品位的,不是简单的打洞、提壶就完事,他们真的很会玩女人,长了你就知道甜头了。」美琪也在洗自己的私处。
「可是他们只动手,越弄我越痒痒的。」这确是我的实话。
「骚货!」美琪笑骂我,「这两天就守不住了?看来你卖的有瘾了!」
我气的去捶她,她只稍微闪了一下,我也只是轻敲了几下。她说︰「你不用急。按理头三个月你没机会接客的,不过华哥看样子很喜欢你,说不定会安排的。你看红丽比我来得还早,现在价码还不如你,天份不行嘛。」
洗完了我们又回到化装间,妈走过来悄声对美琪说︰「小琪,你带的师妹真的沾光诶,客人那么大方。」
美琪说︰「那自然了,老客人了嘛。不过也是莹莹自己身段好,命也好,连华哥也对她另眼相待。」说着转向我,「这样吧,莹莹,今天你请妈消夜了!」
我答︰「好吧,妈请一定赏光。」
妈笑笑︰「这丫头果然讨人喜欢,我认你做乾女儿吧!」
美琪忙凑趣道︰「还不给乾妈行礼!」说者就按我的肩膀,我就要跪下。
妈这回伸手拉住了我,说︰「好了,说着玩的,我交你这个朋友了,以后你跟小琪一样,跟我不用客套。往后妈我还得借你们的光呢!」
美琪说︰「那哪里敢!妈是老前辈了。」又转头对我说︰「在这里,妈的话比华哥还要管用呢,这里所有的规矩,有一半是妈定的呢。而且你看,那时好多小姐都反对裸体坐台,华哥也怕不安全,妈就自己带着几个姐妹做,果然生意大好,也没出乱子,最后就这样了。现在妈已经不接客了,可有时,像今天还是脱了衣服给我们压场。」
我说︰「也是乾妈的身材好。」
妈说︰「你们就别给我老太婆灌迷魂汤了。这样吧,反正这个钟也过了,你们就休息一会儿,我再给你们姐俩安排一台,然后小琪就去赶钟吧。」
我们说︰「全凭妈安排。」
在化妆间坐了一会儿,看见那些女孩子走进走出的,大都光着,有几个穿衣服的,也是很少,或是泳衣,而且进来后就脱了。美琪说那是赶钟回来,客人指令穿的。又指给我看这是某某,那是某某,她们用的全是假名,而且人要是光着,好像都是一个样子,所以也分不清楚谁是谁。她们见到妈大多会跪下行礼,有的是膝盖跪地,就像我初次那样;有的就简单地弯一下腿。美琪说这就是身份的差别,像我这样第一天就可以「不用客套」的很少,还告诉我以后也不要太张狂,反正我们已经做这行贱生意了,多给人跪几次也不会怎样。一会儿又有一个女人进来,却穿着一身短皮裙装,美琪忙拉我站起来,走过去叫︰「雅姐!」又让我行礼叫妈,我还是实惠地跪下。
那女人说︰「哦,小琪,这就是你师妹呀,果然不错!」说着拉我起来,又说︰「怎么让小萍佔了便宜认乾女儿了呢?」
我说︰「妈,你喜欢不如我多认一个嘛。」
她笑道︰「我有这么老吗?论辈分我还得跟小萍叫乾妈呢!你这丫头太会说话,这样吧,我们就姐妹相称!」
我说︰「不敢。」
她笑笑,说︰「行了,就这么着吧,我可是看华哥和你师姐的面子啊!」
说着就离开我们,又有许多女孩围上她行礼,我听见她开始训斥其中几个姑娘,接着开始派活。
美琪说︰「她也才不到30,刚做就让华哥看上包了下来,接着就转到这里当妈,你看她多威风。」
我说︰「那么他是老闆娘了?」
美琪说︰「那轮不到他,老闆娘很少在国内住,她国外有生意。再说华哥的女人也不止她一个,恐怕她连小老婆也不算。其实妈也是华哥的女人。」
我打趣道︰「那么你算吗?」
美琪皱皱眉︰「不算,只是陪他睡过几次而已,而且都是给小雅这婊子助兴,我唱独角戏的只有一次。」
我又问︰「怎么还要助兴?华哥很厉害吗?」
美琪说︰「你可真烦,厉不厉害你早晚会知道,别提了!」
我想我大概是提到了她的痛处,只好闭嘴。
一会儿妈回来了,她让我们去坐台。客人是两个新客,连美琪也不认识。我们上去跪好,美琪就和他们攀谈起来,然后又介绍我是新来的见习小姐。客人的眼光这下居然全集中到我身上,我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们闲聊着,身边的那个客人手毫无顾忌地在我的身上乱摸乱掐,却见美琪的笑容也有些勉强。美琪身边的客人也不时借巾杯拧拧我的乳头,真让我气恼,而且除了痛其他什么感觉也没有。跪了半个钟也不见客人说让我们起来,我的腿都木了,美琪好像是习惯了,她只是提出要客人一起下场跳舞,客人拒绝,说还是这样舒服,跳舞的时候哪像这样手什么位置都可以摸到。说完大笑。美琪皱了皱眉,但随即又换笑容,又向她的客人靠了靠,手抚上了他的胸口。
那客人的眼光还盯着我没收回,身体却是一颤,接着又挺直。美琪娇声说︰「先生,今天空调开得不好,您觉得热吗?」客人木木地点点头。美琪说︰「那我替你把上衣脱了吧。」客人又点头,说好,身子却没动。
美琪站起身,拉起那男人西服的双肩,轻轻一提,他一举胳臂,正好就脱下来了,美琪走近,又说︰「我可以坐吗?」客人一把就拉过美琪,放在大腿上︰「就坐这儿吧!」
美琪顺势坐下,慢慢地解开客人的衬衣,我看见她的手指已经摸到了客人的乳头。
这时我的客人的手也跟着摸到了我的乳头,掐弄把玩着。我开始有了一点感觉。
再看美琪,她的手已经伸向客人的裤带,慢慢地,慢慢地打开,客人像是等不及似的,嘴里已经开始喘起了粗气;美琪也不知是真的还是做秀,也是娇喘连连。
我的客人稍稍年轻一些,他的手势也显得不很老练,我这时才感觉到裸体的好处,浑身没有什么羁绊,对方也方便得多,想起我初恋那时节,男朋友隔着衣物扶来摸去,本来就够笨拙的,结果搞得人家难受得要命,就像憋在蒸笼里的耗子。现在赤裸着,对方的手可以轻易地伸到我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,我的一举一动,一个表情,都会毫无遮拦地落在对方的眼里,再笨的傻瓜也会做出恰当的反应。
舞弄了半晌,那男人忽然说︰「你全套服务要多少钱?」
我愣了一下,他又说︰「我是问你一个钟卖多少钱?」
我恍惚着,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出卖皮肉呢,就说︰「定的是五百。」
「乖乖!没有搞错吧,你不是新来的吗?」他说。
我点点头。
「那她呢?」他向美琪孥孥嘴。美琪正与另一个客人接吻,好像已经很长时间了,两个人已经半躺在沙发上。
「她是七百五。其实琪师姐早已经不坐台了,今天是为了带我才破例的。」我解释道。
「怪不得,刚才那两个简直倒胃。看来我们真的艳福不浅哪。怎么样,老李,这就买回去玩一个钟?」他向另一个客人建议。
「好啊!」那男人直起身子,手还是没有离开美琪的乳房。
美琪轻轻地给他把拉练拉上,娇声说道︰「谢谢两位恩客捧场,不过有点不好意思,一是莹莹小姐现在是见习,钟点费是不收的了,买了我的钟两位想让她助兴,也是可以的,小费上有点意思,钟点是免费的;不过她按规矩还不能开苞;二是我待会儿10点还有一个钟的,所以这个钟不可以续的,要是到外面去怕是时间不够吧。」
姓李的客人说︰「我们就住这酒店,晚上还有别的事,到10点正好。」
美琪说︰「那就好,现在也快九点了,这个钟就多给你们点,第一次算优惠吧!那你们谁买我呀?是不是我找妈再要一个小姐?我会给你们推荐个好的。」
我的那个客人插嘴︰「再找干什么?你们俩不正好吗?」
美琪说︰「大哥,我刚才说了,莹莹刚来,很多东西还没学到呢,今天不能接客的,你们买我她可以跟着凑趣,再跟着学学。」
那男人在我的私处戳了一下,说︰「这里规矩真是邪门,跟人睡觉谁不会,还要学学?」
老李笑笑,说︰「兄弟别乱说了,你外行,一会儿就知道了。这样,既然是二对二,我们也不想再另叫人了,你做师姐的能以一敌二吗?也让你师妹见识见识。」
美琪笑了,说︰「两位大哥都看得起我,小妹当然愿意。不过钟点费照规矩可是双倍,没得优惠的啊!」
「那自然,要是你伺候得满意,小费也不会少的罗!包括这位小妹,不睡觉用嘴总可以做的啦。」
「多谢李大哥!」美琪又伏向客人发贱。又对我笑着说︰「这会就考你的吃饭水平了!」
看着她不怀好意的笑容,我红着脸低下头。客人忙来拉我,那我们就上楼吧。
美琪说︰「不用那么急吧,一会儿我叫妈来结帐。还没请教我们该穿什么衣服呢,我们也好去準备準备。」
我的客人说︰「怎么这么啰嗦!就这么上去好了!你们一天不就是这样光着嘛!」
美琪撇了撇嘴。老李却说︰「还是我们先上去,两位小姐先去準备一下也好。照规矩是这样的。衣服也不用穿了,反正上去还是要脱。」
美琪说︰「全听客人安排。」说着按了按墙上的按钮。
一会儿妈进来了,她这时穿上了一身旗袍,腰身很细,简直不像一个中年女子。她向客人点点头,问︰「两位有什么吩咐?」
老李说︰「包房就结了,一会儿请两位姑娘上楼去。1712号。」说完开了钱夹,递给妈一张百元钞票。妈谢了出去。他又说︰「我不知道两位的身份,刚才只準备了50的小费,看来得两百才对。」说着在沙发上摸出一只套子来。
美琪说︰「算了,谁叫小妹今天发贱来坐台呢,反正您又买了我的钟,也不用添了,待会儿要是顺心就多赏点吧!」就自己接过套子塞进身体里。我旁边的男人也照做。
「待会儿你就看我眼色做就行,不过可一定不能让他们睡你,你在这里头次开苞是有讲究的。」美琪边淋浴边嘱咐我,我含糊地应着。
洗完了她就拉我去补妆,我们都没有弄湿头髮,所以很快。这次我是自己稍稍画了画眼线和唇膏,回头一看,美琪却搞得浓浓的,又用绛紫色洩了手脚的指甲,显得格外妖艳。我笑笑说︰「你好风骚啊。」她说︰「那两个客人肯定喜欢乙,浓妆的,不过你这样也无所谓,反正只是打下手。」
美琪领我走出去,跟妈打了个招呼,就去直上楼梯。傍边不时有人相对走过,看着我们却像熟视无睹的样子,我在大街上走的回头率大概也比现在光着的高,实在不服气,他们都不是男人吗?
走到尽头却是一个电梯,已经有三四个小姐等在那里,只有一个穿着套裙,其他的都光着。美琪和她们中的大多数都很熟的样子,边开着玩笑,边把我介绍给她们。那几个小姐姿色都不错的,但我看比起我和美琪都差一些,看来衣服确实是谎言的编织者,至少它可以掩盖人身体上的一些缺欠。很多人都有这样那样的缺欠,可只要衣着得体,就能很好地掩盖过去,可一旦失去了这个保护,就像我们这样站在一起,谁优谁劣就泾渭分明了。美琪说现在还不是开钟的时间,我们算是上去早了所以人也少,要不然这里小姐多得都要排队,我只觉得好笑。
一会儿电梯到了,里面空的,我们依次上去,过了十多层以上就有小姐下去,我和美琪在17楼下去。走到那个房间,美琪就敲门,里面喊着,门开着,进来吧,推门进去,里面有两张床,那个年轻一些的客人已脱了靠坐在外面的一张床上。浴室里有水声,那老一些的大概在浴室。美琪说︰「大哥,你们是在一个房间吗?」
那客人说︰「是。」
「那我现在也上来吗?」
那男人说︰「你们俩都上来吧!」
美琪笑得很甜︰「呦,您能行吗?」
我们就一左一右地上去。那男人一下子就掀开床单,下面的已经直立起来,把我吓了一跳。他紧接着就要向我压过来,一时间我竟不知所措,就仰倒在床上,他的嘴立时就贴上了我的嘴,下面硬硬地就要插入。美琪冷不防抽了我一个嘴巴︰「骚!你又来劲了?」
我立刻想起她说的开苞的事,忙推开客人,滚到一边。美琪向客人解释道︰「她刚下海,还没调教好呢?您先凑合着用我,等过两天再睡她也不迟吗?」
那客人来了横劲︰「你算是哪头蒜啊?大爷高兴,想睡谁就睡谁,有你什么事!一边凉快着,争什么!」
美琪笑笑说︰「大哥,我可不是争,这也是俱乐部的规矩,咱也不敢破呀!本来我们出来卖的,也不敢多事,可我是她师姐,今天是我带她出来见习,所以就教训她几句。」
这时,另一个客人从浴室出来,见到这里嚷起来,他就过来解围︰「啊,算了,规矩就是这样,别跟俩婊子怄气了。」
那客人仍然不解气地嘟囔着︰「什么破规矩啊。」
美琪说︰「这样吧,您喜欢莹莹,就让她给你吹一吹吧,她的口技还过得去的。」说着就拉起我来。
那客人说︰「试试看吧。」
吹箫的事情其实我只跟我的那个男朋友做过一次,那时羞答答地,还是他硬逼着按着我的头在那里,也只含了一小会儿,后来做爱多了,却又想再试试,可他总以为我并不喜欢,所以再也没有提过这样的要求。再后来毕业的时候他就离开了我,回老家了。此时此刻,我竟毫不犹豫的低头去就那客人的阴茎。
客人的阴茎已经很硬实了,在那里怒气沖沖的,就像他的主人,还一跳一跳的。他的毛很密,几乎没有包皮,龟头整个挺直在外面,很雄壮的样子。我伸出舌头舔了舔,客人发出一声轻叫,便仰在床上。那边,美琪和另一个客人也已经上了另一个床,客人挺了挺声,阴茎冷不防一下子就捅进了我的嘴,我差点没吐出来,连忙含好了在嘴里,并轻轻吮着。只听美琪说︰「李大哥,我也给你吹吹吧。」
老李就说︰「好。」
美琪又说︰「哇,您的鸡巴好厉害啊!我见人家的洗完澡都软软的诶!」
老李说︰「厉害的还在后面呢,一会儿你再领教吧!」
美琪说︰「啊,那小妹真有点害怕了呢!一会儿您老还得手下留情呢!」
说着就听的咂咂声起,像是在品嚐什么美味佳餚。
这声音像是一剂催化剂,我忽然感觉到客人的鸡巴在我嘴里一跳,接着舌头就舔到了一丝鹹鹹的,那鸡巴在嘴里猛地挺进,竟一下像是要插入我的喉管,我直感到一阵噁心,忙向外推他,可他的手把我的脑袋箍得死死的,一动也没法动,随着嘴堵的向前耸动,还有力地把我的头向他的腹部拖撞过去。明显地感觉到有液体随着他的耸动射进我的口腔,噁心地我胃肠阵阵搅动,嗓子眼里已经感到胃液在上冲。
忽地,我感觉到鬆脱了,就一下子摆脱了嘴里的阴茎,转头乾呕,却也没吐出什么来,嘴里有好多黏液,其实已经到了喉咙,这时想吐出来,面前是床单和地毯,又怕搞髒了,想奔开去,客人的胳膊还压着我呢,一时不知所措,竟一下子吞了下去,自己还听得喉咙咕噜一声,该死,那么髒的东西我也会吃进去!恶心得我又乾呕一阵,却还是什么也没吐出来。
忽然听得美琪的声音︰「怎么样?咱这妹子还可以吧!」
我的客人哈哈一笑说︰「还真不赖,只可惜还没动真的呢,就这么射了!」说着就要来吻我,却停在半路。
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,嘴边和脸上是粘粘的,才想到大概也粘上了那东西,就站起来去洗手间漱口。那客人没什么动作,我知道他是怕髒才把他的嘴唇中途收回,这些臭男人!
我出来的时候只听得美琪说说︰「别着急嘛,我看大哥体格这么壮,一会儿再打小妹几炮也没问题了!」
美琪的客人就说︰「怎么说,都看上年青的,我老头子就没人管了。」
美琪说︰「哪儿呢?李大哥,我这不在为您服务吗?」
老李说︰「好了,你的口技我也领教得差不多了,昨天玩了一宿,我现在也没精神射了,你就去陪陪他吧。我尝尝嫩草。」说着就让我上床给他吹。我看看美琪,美琪点了点头,我想到现在是身不由己,就只好上去。客人的双手枕到了脑后,示意我自己含进去。
美琪就爬到那个客人的床上,边说︰「都说是老牛吃嫩草,其实是嫩鸡吃老鸡了!」
又问那个客人︰「咱时间可不多了,你上吗?」
那客人乾笑了一下。美琪说︰「没关係的,我可以让你立刻亚洲雄风!不过你是不是先洗洗,上面还粘着呢?要不我陪你洗?」客人说︰「就一个钟的时间,还要洗这洗那,麻烦死了,你就用嘴给我洗洗吧!」
美琪嘟起了嘴,却也无可奈何,就含了一下他的鸡巴,我和美琪几乎是用同一个节奏在给两个客人吹喇叭。过了一会儿,美琪抬起头,那客人的鸡巴也才刚刚长了一点点,还是软软的,我不觉好笑,我的客人就说︰「年轻人的身体都淘虚了,不中用了吧!还是上我老头子这儿来吧!」
美琪笑笑说︰「看我的!」就一手抓起客人的鸡巴,向另一手摔打过去,力量好像不小的样子,只听得「啪!啪!」的声响。我们都看愣了,结果不一会儿他就挺起来了。美琪又含了含,问︰「要不要给它穿上雨衣啊?」
客人说︰「哪儿那么多说道,我要上了。」
美琪笑笑说︰「这不是为您好嘛。你要是不嫌我们,小妹当然领情了。」说着躺下,分开了双腿说︰「大哥,请上马吧。」那样子看得我身体里一热,就觉得下面也要流出来,嘴里含的鸡巴此时也是一动,向前挺了一下,直刺我的喉咙,我连忙向后退了一下,只含着那龟头,仿着刚才美琪的姿势一下一下地舔起来。
那年轻的客人这时已经爬上了美琪的肚皮,伏下、压了上去,只听得美琪的声音︰「啊!亲亲老公,快请进来吧!」接着,「噢」的一声,又是一阵浪笑,看来客人已经操进去了,听到那淫声,我的下面不禁痒了起来,伸手去摸,却是一手淫水。我忙抽回手来,可老李已经看在眼里,说︰「小骚娘们,守不住了?还是今天我给你开苞吧!」说着坐起身来,鸡巴也从我的嘴里抽出,他一下子把我压在身下,嘴唇一下子竟吸上了我的左乳。